Most Popular Tags

社会化学习 开放教育 乡村图书馆 乡村建设 乡村教育 SLLBrief NGO反思 学习科学 Minblog 信息技术教育

近期文章

近期评论

工作组

推荐项目

讨论组

新浪微博

功能

版权声明

杂谈|我的教育探索之路

十一月 25th, 2016 by 小石

回看大家昨天的讨论,我就在想,我们当时为什么顺着Web2.0提出了edu2.0,然后又从edu2.0到“社会化学习”(即为什么要不谈教育谈学习,同时又把个人学习、组织学习和社会学习结合起来进行整体上的考虑),进而又从社会化学习到“新阅读”(即甚至学习都不想谈,想回到阅读,但又强调新阅读),包括从新阅读又跳出来开始谈“青年发展”(即跳出事的层面回到人),而后又从青年发展进入社区教育和学习型城市建设(即把事和人重新再结合起来考虑)。我感觉这背后的许多曲折的经历和考虑,可能很有必要以某种形式倒出来。

这里首先说一点,图书馆领域的人和教育领域的人在思维模式上,存在一种明显差别,和我们学计算机的比较像,如果说搞教育的人喜欢俯视整个人与社会的成长的话,搞图书馆的人可能就是喜欢首先把自己放在一个支持的角色上,首先平视,甚至钻到地底下探视,进而又慢慢地,一点一滴地,看着人和社会的成长,最后甚至仰视大家,为所有人和社会的成就而欣慰。大家着力于微观的学习体验和学习支持系统的构建,甚至随意的漫读和闲暇对于人生的意义,而非宏观的教育政策和教育评价体系的改良。这是我进一步跳出学校和学习,关注图书馆和阅读的一个初衷。

学历问题,我09年是在福建安溪观察茶农的处境时逐渐搞清楚的,因为食品安全让大家意识到原有简单的认证不大好使,然后搞可追溯体系,从质量监管延伸到过程和源头的监管,但如果我们走入田园和农庄,又会发现,这些措施来来去去只是增加了监管的成本,以及政府或第三方与企业共同对农户的控制和利益的剥夺。这时候,我才进一步反思,学历和认证这玩意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稍微分析一下,就可以看到,它无非是基于产品质量或人的能力的认同问题,核心包含两点,一是我们对于事务或人的成长的基本经验和认识,二是信息的传递和互认。问题主要不在第一方面,因为任何关于事务或人的成长的经验或认识,可能都是局部经验或认识,更多的是其他人学习和办事的参考而非要求,更不是一刀切地行政管制。问题主要出在第二方面,而核心又是农户以往或稍微再延伸一点,在传统上无法充分进行自我证明。而信息革命尤其是Web2.0,打开的正是一个信息、人和社会的再组织化过程,尤其是从自上而下转向自下而上的一个再组织化过程。人的社会化首先是人与社会的再组织化,等等。因此,我们可以进一步确认,转变人的思维和学习方式,充分地发挥Web2.0和社会化网络的优势,是我们通向未来的必由之路。

(摘自我发在一个教育群里的聊天记录,2016.01.23)

Posted in 开放教育 | Comments (0)


村两委的产生:要从“竞选制”回到“举荐制”

十一月 25th, 2016 by 小石

说一点多余的,我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什么样子,在我老家,村里说是选队长村长,其实都是有人举荐,然后多少人拥护,即李昌平老师说的“举荐制”。

反过来,要是谁主动说自己竞选队长村长,大家一般会非常吃惊,觉得这家伙是吃了什么药,想扑着扑着当队长村长,大家会对他的动机表示怀疑。除非极个别人能力极为突出,能够经过众多人的眼睛和质疑的挑战,还能把自己想竞选的话真正和村民村落的发展密切地联系起来。既是过了竞选这一关,但最后也很容易导致什么结果呢,即所有人看这家伙到底多大能耐,使所有人站在他的对立面,处于审视和观望的状态,除非他再一次用付出和行动真诚地打动所有人。当然,更为常见的情况是,把人硬是选出来了,或者他们自己想着法子折腾成功了,但这摊子也就差不多烂完了。这等于把村两委和村民变成了“两张皮”,难道不是吗?

我觉得,目前这类村两委竞选的文化,是对传统“举荐制”的一种严重扭曲,也是对乡村治理体系最严重的一种破坏力。小圈子,熟人社会,是不是动不动都要搞竞选?亟待反思。

(原文2016年1月20日发在Zine上)

Posted in 乡村建设 | Comments (0)


萨尔曼·可汗没有冒充老师

十一月 18th, 2016 by 小石

我看到 @侯瑞琦 老师在这儿(参知乎)提到“因材施教”,还有什么“混合式学习”。我想提醒大家注意一点:

“因材施教”这句话里面,首先假定了学习过程中必然要有教师,而且学生是什么“材”教师好像是很清楚。

而萨尔曼·可汗的经验,首先是大量的学生在没有教师,只有网络和视频课程(后来再增加了练习系统)的情况下,怎么更有效学习的。然后才是怎么引入学校,来辅助教师教学,甚至所谓“反转课堂”的问题。

另外,在我看来,萨尔曼·可汗比较可贵的是,他不是教师,也没想冒充老师和火眼金睛,考虑某个学生是什么“材”,然后揣测或测试该怎么教。

他所面对的,只是在既定的教学体系之下,一个看似很小的,具体的课后辅导问题。

所以他只要考虑,学生对各科目的一些基本知识点掌握的情况,以及对知识点之间相互关联的知识地图有没有一个基本的概念,并尽力让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始终有一个“大画面”。即某种程度上,他只要回到知识本身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对知识点进行详细分解和条理化、趣味化……

也正因此,他才展示了技术来改变教育教学的可能性。

我猜想,萨尔曼·可汗的理工科背景,没有那么多教育学(包括教育技术学)理论的束缚,应该是值得我们来反思的。

这是我首先想回应侯老师和许多搞教育的朋友的一点。

(2012-01-30)

Posted in 开放教育 | Comments (0)


认识流动人口社区的一个视角

十一月 7th, 2016 by 小石

初到流动人口社区的时候,感觉问题非常多,不知道从哪儿入手比较好。慢慢才认识到,所谓流动人口社区,主要是说大量人口涌入,打乱了社区原本自身发展的逻辑和秩序。

社区自身发展的逻辑或秩序是什么呢?稍微展开点看,一是流动人口社区首先是一个分田到户以后,一盘散沙的村子,村子不仅治理体系比较乱,治理能力也没有了;二是这个村子都觉得要逐步走向农转居,城里面从单位制转向街区制现在不知道转得怎么样了,村子要转成什么样的居民区却心里也没底;三是目前村子这种一盘散沙的样子要转成居民区怎么转,转换过程中吃穿住行、生老病死,以及教育、住房、土地、财产等会发生什么变化,怎么保证平稳过渡大家也比较茫然;四才是大量的外来人口如何安置。

在这里,村子自己怎么实现农转居的问题可能就够大家头疼的,外来人口安置的问题可能都排不上号。所以,外来人口在城市里如何安居乐业的问题,估计得第三方或大家自己来解决。

Tags:
Posted in 社区建设 | Comments (0)


嘟嘟日记之:奶奶真是没救了

十一月 7th, 2016 by 小石

2016.11.07,周一

奶奶特别爱跳广场舞,腿都跳得疼还跳,爸妈怎么劝都不听,每天一吃完晚饭就去跳。
最近他们不光天天跳,还到处参加广场舞大赛,回来就让大家用手机上给他们投票,天天都让人投,谁都不敢说。
唉,奶奶真是没救了。

Posted in 说笑 | Comments (0)


乡农学校

九月 14th, 2016 by 小石

我理解梁漱溟的“乡农学校”,一个就是新思想、技术、观念等的引入,一个是地方调查和发展规划的讨论。核心是从结构上解决村两委等选举制形成的行政班子,几年一任几年一任,缺乏中长期规划的引导,短期行为严重。

你上来想这么搞,他上来想那么搞,甚至中央一个政策自己就先乱了,没有自己的主意,但老百姓没法跟领导这么折腾,最后导致干部群众成为“两张皮”。这是干群分化和原有组织迷失乃至丧失主体性的重要原因。换句话说,村长没有大家的支持,村长也会沦为上级部门的傀儡,即使他也不想。

另外,仅仅解决上下级部门的关系或主体性的问题是不够的,决策质量的提高,也有赖于新思想、技术、观念等的引入,或者说新教育的普及,否则同样一班子人,即使都是大家推举出来的,也很难把握整个市场和社会的情况,在村子发展的各项事务上作出高质量的决策。

Posted in 乡村建设 | Comments (0)


CSA新译:从“社区支持农业”到“社会化农业”

一月 20th, 2016 by 小石

对于CSA,近期的一个变化是,温老师他们在译法上尝试做了一个调整,用社会化农业等替代了社区支持农业。虽然用词上可能还不够精准,但我想反思肯定是有的。

从实际情况来说,CSA不是没有问题,社区支持农业,在别人哪儿是城市社区消费者联合起来和农场对接,以便通过订单农业帮助农场消化一部分前期投入的风险,鼓励农场走向生态农业。这个口号或概念之所以能够叫得响,和别人的城市比较普遍来说,是教区和选区,即是熟人社区有很大的关系,因此城市社区的消费者比如较容易联合采取行动;另外,农业的话,又主要是大中型农场,农场统一、稳定、而较为持续出货的能力比较强。

但是到了我们这边,情况完全颠倒了——农村是熟人社会,但又是分田到户后的农民,生产的统一、稳定、而较为持续出货的能力不容易建立;城市里却只有新老居民,社区感不是被打破,就是还没有建立,城市社区的消费合作没有明确的抓手。CSA的简单挪用失败了,但这种城乡互助的探索不能停。

所以,基于农村首先发展起来的部分农户和合作社,尤其是后来在城市近郊搞起来的市民农园,先来搞“农夫市集”,也多少赢得一部分伙伴和消费者支持。但农夫市集也明显由农户或合作社在消化前期成本的事实,不容忽视。这里CSA原本帮助农业部门消化部分前期成本和风险的内在追求,仍然是大家继续探索的方向。

Posted in 乡村建设 | Comments (0)


浅谈中国乡建院至于农村现代化建设的基本价值和意义

一月 20th, 2016 by 小石

作为一个足球爱好者,我结合足球队的例子来理解“农村现代化”的基本模式和乡建院的基本角色,可能就是:
1,同乡同业类似前锋,直接参与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攻;
2,内置金融类似中场,解决攻守转换问题;
3,书院教育类似后卫,解决防守和后场发力问题;
4,孝道传统类似守门员,镇守最后一道闸门甚至必要时充当“门卫”和对方门前抢点射门的职能;
5,乡建院类似教练员,主要是解决赛前训练、战术布置和临阵指导等问题;
6,村两委类似俱乐部管理委员会,解决球队的发展战略、教练聘任和财务管理等问题。

换句话说,乡建院首先把教练员的角色引入到了我们乡村建设的这一场域中,而且帮助我们对球队或村落建设首先包含的一些基本要素和内涵,包括我们各自在其中可能发挥的基本作用,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

当然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比拟。按说,一个球队是先抓进攻,还是先抓防守,抑或攻守转换,门将的选拔,或者教练聘任,甚至村两委的换届,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决定。任何时候球队都有自己特定的状况和条件,任何选择也都有得也有失。重要的是,除了几场输赢甚至两三个赛季的输赢,更重要的是球队自身的输赢和球队长期建设的输赢。

但是放在整个国际国内形势上,有时候也不妨建议大家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比如抓住当前金融危机和农村金融改革的大好时机,加强内置金融的建设,强化攻守转换的职能,可能就是农村现代化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的一个突出的抓手!

(感谢中国乡建院几位老师先后的介绍,对还只是一点粗浅的观察,有关中国乡建院这些年来的实践和介绍,可以参考乡建院官网,尤其是其中郝堂村的案例。)

Posted in 乡村建设, 开放教育 | Comments (0)


浅谈家校互动和家长社区的必要性

一月 20th, 2016 by 小石

作为一个校长来说,学校作为一个系统的优化和改良总是很复杂的。但作为一个老板,与我们的用户或家长,直接交流我们的办学理念和基本思路,一块探讨每个孩子的具体情况和学习系统构建,总是最简单、最直接、最基本的。

我们必须和家长坦率地谈论,即使我们持有怎样的办学理念和基本思路,在目前自上而下统一管理和分龄分级分科为主导的学校教育基本模式下,我们的探索是有限的。成为名校不无功名利禄的冲动,能够更真实地面对社会发展给我们的教育和社会,以及孩子和我们每个人的挑战,是我们内心最基本的需求。

希望家长能和我们充分认识,包括体谅广大教师和基层教育工作者目前的困境,首先把了解基本的教育常识,直面孩子的情况和学习系统的构建,是家庭和我们需要共同努力的方向。

这里既包括孩子的学习系统、家庭的学习系统、学校的学习系统,更包括社区的学习系统,甚至社区的学习系统要更为基础。否则我们连孩子的安全都解决不了,学校和家庭从社区的逐渐退出和我们日益走向封闭是同一的过程。尽管我们表面上越来越开放,甚至似乎正在拥抱整个世界,但我们的学校和社会越来越虚弱和急躁的现实,大家不也会痛心吗?沙滩上难以长出一棵大树,学校和家庭的教育也没有办法建立在沙滩上,尽管我们的艺术素养和能力已经越来越高。

另外,相对于逐渐成长的许多“家长社区”来说,“教师社区”的说法对于学校来说,还不是事实。教师队伍严格的条块分割和多级多头管理,包括不同学科话语的割裂、等级森严的现状和同样受名利驱使的基本事实。家长社区可能目前是对于家庭和孩子成长最直接的支持。

Posted in 开放教育, 教育改革 | Comments (0)


不能脱离产业发展和社区发展谈教育创新

一月 20th, 2016 by 小石

从北大中国教育财政所王蓉老师分享的朋友圈里,注意到他们翻译了美国教育部有关教育创新的一篇文章,“教育创新集群:加速创新的步伐”(可自行查阅),并说和他们发起“教育20+”论坛成立的宗旨高度一致。

因此,我想简单回应一下:

教育创新集群是个好概念。不过,我感觉这里对教育创新的理解和表述上似乎比较窄?谈教育创新,我想首先有两个核心的问题要回应,一是产业生存与健康发展需要什么样的教育文化机制,二是社区生存与健康发展需要什么样的教育文化机制。换句话说,首先是产业教育和社区教育的创新。脱离产业发展和社区发展谈教育创新,缺乏足够的针对性。另外,产业和社区健康发展需要的教育文化机制创新,也不等于单纯的技术创新。在这一点上,我想提醒大家再次注意早期的Web2.0、中文网志年会、知识共享(CC)和开放教育运动等,可能包含了更开阔的视野。

Posted in 开放教育, 教育技术 |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