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t Popular Tags

社会化学习 开放教育 乡村图书馆 乡村建设 乡村教育 SLLBrief NGO反思 学习科学 Minblog 信息技术教育

近期文章

近期评论

工作组

推荐项目

讨论组

新浪微博

功能

版权声明

Posts Tagged ‘农村教育’


老村长治校:略谈薛福田老先生和东野鹊村的办学经验

五月 25th, 2017 by 小石

一个学校的治理从有些角度考虑的话很复杂,但从另一些角度考虑的话很简单,比如由村集体来抓办学的话。 3月底我回了老家一趟,去我们附近一个村子里拜访了一下他们的老村长。因为村里有几个人都跟我说过这个老村长,以前竞选村长的时候就跟村民承诺的是,他当村长如果要做好一件事的话,就是把村的教育抓好,而且这些年来他们村的教育的确做的相当不错—— 从02年左右几十个学生的一个教学点,到今天加上30多个老师,学校共600多人,比他们乡中心小学的学生还多得多,他们乡中心小学现在才300多学生。 (薛福田老先生在村部办公室_照片) 老先生的办法也很简单,以老先生牵头,组织了几个村民代表,恢复了村里的“校管会”,然后村里筹集了一点钱,各个代课教师的单科成绩如果到了乡里的前三名进行奖励,但如果落到后三名就请退,要求校长坚决执行并做好表率,否则校长也请走人。 老先生连续两年,换掉了两个校长,从第三个校长开始,学校教育就走上了正轨。在发现第一个校长经常到村里“行门户”吃完酒以后到学校上课以后,老先生带领校管会考察了我们县一些教育办得比较好的村子,发现两个他们觉得比较好的两个学校,校长都是女的,然后老先生到就向教育局长要女校长。局长认为村里无非还是想要一个真正抓教育的人,能抓教育了,男的女的都不重要,然后说一时没有一个合适的女校长人选,推荐了另一个男校长,结果中间村里又发现经济问题,然后村里坚决请走以后,再不要男的,坚决要一个女校长,甚至不惜把一个普通女教师扶持上来当校长,并且一任就是十多年。 之所以要女校长,老先生有个很朴素的观察,男的往往应酬多,不细心,耐心还不够,而且往往名利心重。反过来,女的一般在家里不担沉,家里经济上往往不靠她,女的往往不喝酒,应酬也少等等。这和孟加拉人尤努斯的看法很相似,格莱珉银行的钱90%以上,只贷给妇女。 包括他们选教师,也不惜请走许多抱上了铁饭碗就混日子的公办教师,大量启用有经验或刚毕业的代课教师等。 (东野鹊小学正门_照片) 我是发现很多村长对于村里抓教育和不抓教育,会给许多家庭和整个村的经济带来多么大的影响,没有算过一个大账。如果好好算一算的话,我想很多人都会像老先生一样,把村里的教育抓起来。 当然老先生和校管会从抓成绩入手的做法可以进一步讨论(村里围绕自己的办学理念设计自己的评价指标也未尝不可)。但我觉得,我们问题谈的不少,但许多民间的经验却挖掘不够。 随便说一句。商业化的媒体主要是揭黑,而官方的媒体报个典型又容易被误读,除了国外的或出口转内销的,经验的挖掘和传播现在是个大问题。 另外,由于那天比较匆忙,主要是和老先生聊了聊,也没有来得及和校长、师生包括家长等聊一聊,对于东野鹊村的办学经验,还有待进一步认识。但我觉得仅从了解的一点做法,我觉得就非常值得我们许多村关注和学习。 (原文2016年4月20日发在我的Zine上。)

Tags:
Posted in 教育改革 | Comments (0)